图片:舒印彪在政协委员通道接受采访 当然这种转向已有先例,原南方电网董事长赵建国在2015年转任中国华电集团董事长,与过往央企一把手63周岁退休的惯例不同,赵建国年满60周岁

舒印彪挥别电网系,“国网巨轮”转向

图片:舒印彪在政协委员通道接受采访

当然这种转向已有先例,原南方电网董事长赵建国在2015年转任中国华电集团董事长,与过往央企一把手63周岁退休的惯例不同,赵建国年满60周岁在近期退休。

近期(10月30日至11月8日),国家电网公司组织三个调研组,分别赴江西、河南、辽宁开展试点督导调研工作,实地调研重点区域增量配电改革存在的困难问题,督促各省电网公司进一步提高站位,以更加开放的态度,支持社会资本更广泛地参与增量配电改革,推进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尽快落地实施,为稳投资、稳增长作出更大贡献。

一直到今年9月,国家能源局放行特高压建设。2018年9月,国家能源局下发(国能发电力2018年70号文),推进“五交五直”特高压工程建设,并将青海-河南、张北-雄安、雅中-江西、陕西-湖北等十条特高压纳入国家规划,这对于国家电网公司而言,犹如久旱逢甘霖。尤其是对于电网所属的特高压设备公司许继电气、平高电气等,其价值不亚于是一种救赎。

根据公开介绍,国家电网公司成立于2002年,是全球最大的公用事业企业和电网企业,中国最大的电网建设及运营商。

公司经营区域覆盖26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,覆盖国土面积的88%以上,供电服务人口超过11亿人。公司注册资本8295亿元,稳健运营在菲律宾、巴西、葡萄牙、澳大利亚、意大利、希腊、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资产。公司连续14年获评中央企业业绩考核A级企业,2016~2018年蝉联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第2位、中国500强企业第1位,是全球最大的公用事业企业。

与先进制造业或者TMT等成长性行业相比,国家电网2.85%的平均净利率、4.16%的平均ROE属于较低的水平。

南方电网现任董事长孟振平也是发电企业出身,此前孟振平是国电投(中电投 国核技)总经理,2018年8月履新南方电网。从他的个人履历看,1982年8月开始在山东省电力局财务处工作,相当长的时间在电网系统就职,历任国家电力公司审计局副局长、财务与产权管理部副主任、综合计划与投融资部主任,2001年10月任河南省电力公司总经理、党组书记,2002年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成立后,于2002年12月任中电投党组成员、副总经理,2015年中电投与国核技合并后,任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董事、总经理、党组副书记。

目前,电网公司参股、控股增量配网项目不再少数。同时,增量配网项目与电网公司还存在供区划分、公平接网等障碍,增量配网进展低于改革之初的预期。

显然,增量配网改革动了电网公司的蛋糕。在增量配网改革启动阶段,公开报道显示,不少省电网公司就提出主动参与增量配电试点项目竞争,坚持“守土有责、守土尽责”理念,加快园区电网建设,确保“增量变存量”。更有失土追责的说法。

图表: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,青海省委副书记、省长刘宁,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,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林山青在青海会场启动工程开工装置

六个调研组由国际法发改委体改司、运行局、价格司和国家能源局法改司、电力司、市场监管司牵头,邀请国家能源局资质中心、中电联、电力规划设计总院、发改委能源所、清华大学、华北电力大学等专家组成,分别对江苏、贵州、辽宁、河南、广东、甘肃、宁夏、重庆、云南、福建、浙江、上海、湖北、湖南等14个省(市、区)实地督导调研。

IEC是目前世界上最权威的三大标准化组织之一,也是全球成立最早、最具影响力的国际电工、电子等相关领域的标准化机构,目前已累计发布国际标准超过1万项,成员覆盖171个国家和地区。

以平高电气为例,公司股价自2015年最高点25元一路下探到今年8月底的4.89元,公司市值也从339亿元下跌到最低66亿元,市值蒸发273亿元。特高压重启以来,平高电气最高涨幅达74%。

国家电网在《2016年第一期公司债券受托管理事务报告(2017年度)》中披露公司财务指标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国家电网资产总额为3.8万亿元,较年初增长11.99%;负债总额为2.2万亿元,较年初增加15.54%。

基于此,我们判断电网公司有做大竞争性业务的诉求。竞争性业务即为输配电之外的板块,包括售电、信息通信、节能环保板块、电动汽车服务、金融资产等。这是电网这艘巨轮的新动向。

对于国家电网公司而言,受益于基建投资接力,特高压工程在经过2017、2018年两年停滞期后,得以重新启动。特高压重启,这也是舒印彪任职两年期内的重要政绩。

在执掌国家电网这艘近4万亿的“航母”2年半之后,舒印彪履行新职。按照党中央决定,舒印彪出任华能集团党组书记、董事长。自此作别36年的电网工作生涯,转向发电集团。长期以来电网与发电企业之间有着特殊的博弈关系,电网调度指令与发电企业经济效益直接相关。

图片:青海-河南开工仪式现场,右七为舒印彪

4.增量配网改革:守土有责、失土追责

于国家电网和舒印彪而言,青海-河南特高压项目价值重大。这是国内首条专为清洁能源外送而建设的特高压项目,将青海境内风光输送中部平原。项目全长1587公里,输电电压等级为±800千伏,输送容量800万千瓦,总投资约226亿元。

实际上,国家电网对特高压的规划、研究、申报、协调工作并未停止,但在此之前国家能源管理部门一直未开启核准闸门。

国家电网在本次调研督导会议上,国家电网公司对增量配网的基调发生了重要变化。根据公开披露信息,督导会议强调,增量配电改革是中发9号文件确定的重点改革任务,必须站在讲政治的高度加快改革任务落实。特别是在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、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的情况下,增量配电改革是激发社会资本活力、促进民营经济发展、稳投资稳增长的重要措施,也有利于促进配电网建设发展和提高配电运营效率,必须下更大力气抓紧抓好。各省公司要认真领会中央改革精神和公司工作要求,主动配合地方政府加快试点项目实施。

青海-河南特高压工程并与已投产晋东南—南阳-荆门、哈密南-郑州特高压工程连接,支撑华中特高压交直流主网架构建,是国家电网特高压规划远景中的重要一环。

“舒印彪调离国家电网”的消息在11月13日在能源系统内流传,据传彼时舒印彪与组织部门刚刚结束谈话,并于15日正式宣布人事调整信息。鉴于国家电网特殊性、以及能源央企调整的高敏感性,这一则“突然”的变化,成为能源行业、能源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舒印彪从北京出发,奔袭近2000公里来到青海海南州主会场。海南州平均海拔3000米,最低温度已是零下12℃。彼时海南州共和塔拉滩上冰封雪飘、寒风凛冽。

目前,国内增量配电试点项目规模已达320个,第一批106个、第二批89个、第三批125个,项目总量已达320个。三批增量配网试点集中在各地高新技术产业、循环经济区、生态经济区等。从目前的进展来看,并不顺利,甚至说阻碍重重。

从人事安排的维度看,总经理寇伟将暂时领衔国家电网。从寇伟履历看,他是发电厂车间主任出身,热能动力、控制工程专业,历任云南电力集团副总经理、党组成员,华能澜沧江水电董事长、党组书记,中国华能集团副总经理、党组成员。2016年7月任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,与舒印彪、赵建国等人的职业生涯轨迹不同,他在发电企业工作20余年,从发电端移步电网侧。

电网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,首先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优势,并将技术优势打造成标准优势,向市场提供高性价比的产品和服务。其次,要打造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,即投资、建设、运营一体化和技术标准装备一体化,从而实现全产业链、全价值链的“走出去”。

测算资产负债率57.9%,与五大发电集团在70%以上的资产负债率相比,国家电网资产负债处于很低的水平。具有扩大投资规模的条件。

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年内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,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%。降低用能成本的矛头再度指向电网公司。

2018年8月,从发电企业回到电网公司,孟振平的角色转换与前任董事长李庆奎(华电董事长转任南方电网董事长)相似,不同的是孟振平执掌南方电网是年龄只有56岁,李庆奎则已年满60岁,他还有充裕的时间。

在这次职务调整之前,10月26日舒印彪刚刚当选国际电工委员会(IEC)第82届主席,成为这一组织成立112年来首位来自中国的最高负责人。

从网络流传的图片看,正式任命会议结束后,舒印彪与国家电网主要部门同事一一握手告别,并面带笑容。

2018年3月15日,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。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舒印彪在“委员通道”接受采访,采访主要内容介绍国家电网公司服务一带一路的主要工作,并以巴西美丽山项目为代表介绍国家电网海外资产运营情况。

督查调研发现诸多问题:(1)一些地方相关责任部门改革推进不力,试点项目进展总体缓慢;(2)一些电网企业或干预招标,或强制要求控股,阻碍社会资本进入,在供电区域划分、接入系统等环节设置障碍,导致部分项目迟迟难以落地。

国家电网旗下27家省电力公司、38家直属单位,业务范围涉及电网业务、电力技术研发、电力设备制造和电网相关的海外业务,环保、通信、金融业务。拥有菲律宾、巴西、葡萄牙等海外输电资产。

1.挥别电网,36载往事如烟

根据舒印彪介绍,国家电网公司投资运营7个国家和地区的能源骨干网,总资产超过650亿美元,全部项目运营良好。同时,海外工程总承包合同额累计实现400亿美元,带动中国装备出口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电力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成为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,合作前景十分广阔。

舒印彪在随后的小组讨论上做出承诺,今年一般工商业电价再降10%,通过降费降价,全国大概再降800亿元,其中国家电网将承担80%左右。2017年通过降费、降价和市场交易,我们总共降了737亿元。国家电网将贯彻落实好政府工作报告要求,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,减轻一般工商业电价负担。

从国家电网收入结构分析,拉低盈利水平的是输配电业务板块,该板块营业收入占比92%、净利润占比58%,但净利润率只有2%。相比之家节能环保、电力设备、信息通信、电动汽车板块毛利率、净利率有比较高的水准。

随后国家发改委4次发文,要求各地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,降低工商业电价的主要渠道集中在电网环节,包括落实电网清费政策、推进区域电网和跨省跨区专项工程输电价格改革、规范和降低电网环节收费、降低临时性降低输配电价、扩大跨省区电力交易规模、电力行业增值税税率由17%调整到16%腾出空间降低电价等。电网是降低收费的主要来源。

对于国家电网而言,自2006年启动晋东南—南阳-荆门特高压示范项目以来,数十年来特高压虽仍存在异见,但特高压的版图不断扩张。截止目前,国家电网累计建成“八交十直”特高压工程,在建“四交二直”特高压工程,在运、在建24项特高压工程线路长度达到3.5万公里,变电(换流)容量超过3.5亿千伏安(千瓦),累计送电超过1万亿千瓦时。

讲政治是央企的重要定位。增量配网改革的定位上升与此,尤其是在扶持民营经济发展的环境下,国家电网与增量配网改革主体之间的博弈始终存在,国家电网对增量配网严防死守的态度可能发生变化。
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电网系统的变局或许刚刚开始,变局的起点则是人事。无论对于南方电网、还是国家电网而言,电网这艘巨轮航向调整也刚刚开始。

从经营情况看,2017年国家电网营业总收入为23581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加12.56%;净利润为671.56亿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2.23%;归母净利润为644.33亿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2.67%。测算公司净利润率2.85%,净资产收益率4.16%。

他认为,中国的电力工业经过多年的创新发展,在技术、装备和管理上具有显著优势和较强国际竞争力,能够为全球能源转型和解决电力贫困做出积极贡献。

10月11日,国家发改委约谈辽宁、浙江、江西、山东、河南、四川六省的电力体制改革负责人和电网企业负责,上述地区试点推进缓慢、问题突出。恰包括本次国家电网督导调研的江西、辽宁、河南三省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上面的情形与2016年5月6日那天颇为相似。当日,国家电网召开干部大会,总部部门副职及以上人员,各分部主要负责人,各单位党政主要负责人悉数到场,时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、总经理的舒印彪接任刘振亚成为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兼党组书记。刘振亚在超龄一年之后,将国家电网这艘巨轮的掌舵权交给舒印彪。

2005年4月,舒印彪任国家电网公司党组成员、副总经理。2013年5月,国家电网公司设立董事会,刘振亚任董事长、党组书记,舒印彪担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、总经理、党组成员,一直到2016年5月接任国家电网董事长。

5.国家电网巨轮新航向

舒印彪是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,在全国两会场合,是推销电网公司的绝佳场所。

在职务调动之前,舒印彪出席11月7日青海-河南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开工仪式。对于他和国家电网公司而言,这次活动意义异于寻常。

另外在电力体制改革的背景下,按照“放开两头、管住中间”的改革思路,电网传统的商业模式被颠覆,从赚取电力购销价差到收取输配电费转变,并且输配电费受到严格的监管,电网公司的收益被约束,这一变化直接影响电网公司的现金流。电网定位从垄断者到服务者转变,公用事业、公共服务属性增强。

图片来自网络,舒印彪与国网同仁告别

这条线路的另一个重要标签是:国家能源局重启特高压核准后,第一条获得核准、开工建设的项目。正因此,特高压起始点省份主政官员尤其重视,以最高规格的人员配置启动项目建设,包括舒印彪、总经理寇伟在内的国网公司高管悉数出现在青海开工现场。

图片:平高电气股价走势图

由于采访将在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,舒印彪本人高度重视。有在场人士看到,3月14日(直播前一天)舒印彪独自一人站在采访通道位置对空彩排,身边没有工作人员陪同。在第二天的现场直播中,全程共3分钟左右,舒本人全程熟练应答,言语无口误、无停顿,相关数字、语句可以说做到准确无误。

图片来自网络:2016年5月舒印彪接任国网董事长

除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外,舒印彪还是中共十九大代表,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,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成员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能源系统内拥有十九大代表这一政治殊荣的成员并不多。

3.政协主张与一带一路

要按照有利于问题解决的方向,与相关方友好协商开展区域划分,为加快推进试点创造良好条件。要严格按照政府市场化方式选定业主的要求,以更加开放合作的思维参与试点项目,依法合规参与项目业主竞标工作。要进一步强化服务意识,全面排查并网环节可能存在的问题,为各类投资主体和各种所有制形式的配售电公司公平、优质、高效地提供并网及相关服务。

公开简历显示,舒印彪1958年7月出生,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专业博士生学位,是技术型企业高管,1982年从业之初即在原国家电力公司任国家电力调度通信中心科长、处长。

2.重启特高压

国家电网此次调研的一个背景是:2018年8月份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组成六个组分别对14个省(市、区)开展增量配网改革实地督导调研。

果不其然。11月15日上午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召开领导班子扩大会议。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有关决定:舒印彪同志不再担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党组书记职务,另有任用;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、党组副书记寇伟同志暂时主持全面工作。

2002年12月,国家电网公司成立不久舒印彪任国家电网公司工程建设部主任、电网建设分公司总经理;2004年3月任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助理,彼时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是刘振亚。

在白雪皑皑的青藏高原上,青海、河南、国家能源局主政官员悉数到场,舒印彪在主会场与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,青海省委副书记、省长刘宁,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林山青在青海会场启动工程开工装置。

青海-河南工程起于青海省海南州,止于河南省驻马店市,途经青海、甘肃、陕西、河南等4省。当日,开工仪式分别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和河南驻马店同时举行。

从国家电网资产负债率、营收结构分析,预计有继续做大资产规模的计划,上述特高压投资的确定性基于这种背景。

新一轮电改推进三年有余,增量配网改革是本轮改革的精髓。增量配网改革的高明之处在于,在不调整存量电力市场利益的同时,放开增量配网投资主体、供区范围,通过增量配网改革倒逼存量电力市场改革,以小博大。

上一篇:油价暴跌之际,中国原油库存激增    下一篇:蓝箭航天完成3亿元的B 轮融资    

Powered by 不夜城娱乐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